中国航天独特浪漫的“神话故事”

说起中国人的飞天梦,大概从神话传说开始的那一刻就开始了(www.ntqLw.com)。在600年前的中国,一个叫万户的火器师在椅子上绑了47个自制火箭,手持两个大风筝,想以此一飞而起。众人劝他不要逆天而为,他说:“飞天,乃是我中华千年之夙愿,我纵然粉身碎骨,也要为后世闯出一条探天的道路来!”

如大家所料,万户失败了,但飞天的梦从来没有失败过。65年前,一个国家重拾往日伟大,他们以惊人的速度做好了一艘足够飞得很高的运载火箭,又以惊人的速度做好了一颗卫星送了上去。迄今为止,那颗叫“东方红一号”的卫星现在还在轨道上转啊转,也正是从那一刻开始,我们才真正开始了美丽的“神话”。

 “白兔捣药秋复春,嫦娥孤栖与谁邻。”嫦娥携宠物玉兔奔月,栖息广寒宫,这写的不就是登月探测器“嫦娥”携月球车“玉兔”着陆月球的场面吗?不仅如此,月球车“玉兔”的着陆地点被命名为“广寒宫”,为嫦娥四号探测器提供了地月通信支持的中继星也被命名为“鹊桥”。“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”原来在遥遥的银河里,真的有“鹊桥”,连接着“天上和人间”。古人问“嫦娥奔月,玉兔捣药”的美丽传说,我们就用“嫦娥”“玉兔”“鹊桥”来解答,让人类未曾踏过的月球背后烙上中国航天的足迹。

“遂古之初,谁传道之?上下未形,何由考之?”这是两千多年前的中国古人对天地万物发起的“灵魂拷问”。“日月安属,列星安陈”这样的求知渴望,正对应着两千多年后的我国走出地球、探索遥远行星世界的坚定决心。2020年4月24日,在“东方红一号”发射50周年纪念日,国家航天局宣布正式命名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为“天问一号”,中国行星探测任务为“天问系列”。古人问“九天之际,安放安属”?我们就用“天问”系列行星探测任务来解答,火神“祝融”点燃了我国星际探测的火种,指引人类对浩瀚星空、宇宙未知的不断探索和超越。

“复移小凳扶窗立,教识中天北斗星。”我们的全球定位卫星系统叫“北斗”:北斗七星是古人夜观天象之后对于大熊座的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等七颗星的命名,古代中国人用此来辨别方向。自古以来,北斗就是中华民族的指路明灯。将我国自主建造的卫星导航系统命名为“北斗”,饱含近代以来中国历经劫难的清醒、走向复兴的企盼。古人问“北斗参天,天地通连”,我们就用26载后3代、55颗卫星建成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解答,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,北斗卫星导航系统都可以实现全天候、全天时的精准授时定位。

除此之外,我们的量子实验卫星叫“墨子”,我们的全球低轨卫星系统叫“鸿雁”,我们的太阳监测卫星计划叫“夸父计划”,我们的火星探测卫星叫“萤火”……等等。这是来自中国航天人的罗曼蒂克,这群“可爱”的航天人隔了漫漫岁月而来,有着“手可摘星”的豪情,做了这些最浪漫的事。当“飞天神话”不再都是传说,当“中国航天精神”成为文化自信,我们会发现,为祖国航天事业奋斗终身,正是这些航天人做过最浪漫的事。

2021年6月17日9时22分,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,搭载着聂海胜、刘伯明和汤洪波三名航天员的神舟十二号飞船,由“神箭”长征2F火箭顺利发射升空。神舟十二号的发射,向世界宣示这中国载人航天迈入新的篇章。载人航天工程建设29年来,中国航天人用长征、神舟、天舟、天宫等一系列浪漫名词,搭起了沟通天与地的“天梯”,让“天神”们入住“天宫”。这一切辉煌与瞩目的成就,离不开千千万万默默在背后耕耘的航天人们。今天,感谢他们!

公司名称:湖南泰德航空技术有限公司
主营产品:液压泵